您当前所在位置:乐百家娱乐 > 亲情 > 空调

空调

乐百家娱乐:搞笑 天气:小雨 评论 发表时间:2016-04-27 00:09:36
选择字号:

范志强不记得这是自己第几次来给徐美娜修空调,从空调修理铺走到徐美娜家的路程已经成了他的动作记忆,小区,楼层,门牌号,他一个都不用过脑,他想如果哪天他喝得半醒人事,一定会跑到徐美娜家来,而不是自己家。烈日炙烤着范志强每一块裸露的身体,他不顾汗如雨下,任凭双脚带着满脑袋胡思乱想走上了徐美娜家的楼梯。

范志强在遇见徐美娜之前就是个把生死置之度外的人。干他们这行的,每天的工作就是蹲在城市上空的各种空调外挂机上敲敲打打,干得久了,连防护都懒得做,所谓阎王叫你三更走,谁能留你到五更?但是每次范志强都特别享受自己金鸡独立在城市高层的空调上的样子,金刚一样的块头,泰山一样的灵活,好像还会点儿飞檐走壁的本领,俯视楼下的芸芸众生,仿佛自己就是半个老天爷,“跳脱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而在遇见她之后,范志强就更加视死如归了,他觉得徐美娜就是自己这条一不留神就粉身碎骨的贱命中唯一的光亮,有了她,人生才是人生,而不是蹲空调上敲敲打打。 日记谷 /

范志强眼中的徐美娜是那种走在大街上能把几十米开外的男性目光汇聚起来的女人,尤其是从背影看上去,让人特别想犯罪。别人说犯罪,可能只是说说,但是范志强第一次见到徐美娜的时候,却是认认真真地盘算起了犯罪的可行性,怎样才能把眼前这个穿着红色紧身连衣裙,小小的个头儿,巴掌宽的腰肢,迈着跟自己胳膊粗细小腿的女人压在身子底下可劲儿地搞?是在实施完犯罪之后逼着徐美娜和自己一起吸煤气还是把外衣往她身上一抛,潇洒地转身从窗户上跳出去。他知道,面对徐美娜,自己和别人比,最大的优势就是不怕死,更别提什么法律责任,人要是不在意这些,就能比动物活得还快活。

那一次,徐美娜带范志强从维修铺走到小区,从一栋走到五栋,从一楼走到六楼,范志强就跟在身后盘算了一路。直到脱鞋进门,才算是把那双绿豆眼从徐美娜的屁股上挪开。他扫视了一圈屋子里的陈设,十分简单。简单得有点简陋,可以没有的东西一样也没有。客厅里一个小沙发,貌似禁不住两个人的剧烈运动,地板呢,干净,可是硌得慌。范志强看见这房子不知怎的减了兴致。 / 日记谷

徐美娜在卧室里喊他:“师傅,就是这台空调,我觉得它根本就不会制冷。”

范志强走进卧室,挨着她站住,抬起手,感受着空调吹出的风,很简单,该加氟了。

他低头对身边的徐美娜说,“可能性很多,可能里面哪个通风管老化了,我得拆开看看,你这桌子能踩吗?”

就这样,范志强把徐美娜房间的空调拆了装,装了拆,磨蹭到晚上十点多,他东张西望记熟了屋子里每一个物件的摆放,没有男性痕迹,包,衣服不多。他边窥视着徐美娜在客厅的忙忙碌碌,边琢磨着自己的犯罪计划。算了,伤脑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扣上了空调,灵巧地从桌子上下来。

“小姐,这空调啊,问题很多啊,不过我把老化的零件都换下来了,应该不会有问题了,价格,我给你优惠,280.”

“280?我这空调都不值280!”

“这钱值得,我修过之后,终生保修,再坏就打这电话,不收钱。”

徐美娜接过名片放进名片夹里,不情愿地拿出票子递给范志强。

当然,徐美娜家的空调没有修好,之后,差不多每个星期日,范志强都会接到徐美娜的电话,放下手里的活儿,大老远跑过来过来给她拆空调,装空调。虽然范志强每次都是做的无用功,可是徐美娜却十分愧疚,每次见到范志强都点头哈腰,好像是因为自己家的破事儿给范志强一而再再而三天了麻烦去。而范志强的所谓犯罪计划,除了每晚睡觉前都在脑海里演习一遍以外,就从来没有实施过。

范志强轻车熟路地敲开了徐美娜的家门,徐美娜垂着头,眼睛红了一圈,好像是哭过,又好像是没睡好。她疲惫地迎进了范志强,然后就没搭理他了,一个人坐到客厅那个单人小沙发上出神。范志强第三次来徐美娜家起就发现有点不对头,徐美娜卧室的贵重包,衣服,香水越来越多,可是她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却越来越差,家里添置的新型电器越来越多,可是房间却越来越乱。范志强默默地拆着安着空调,生怕打扰了徐美娜,他从门框的空隙伸脖子偷偷看着徐美娜,她目光呆滞地坐在沙发上,似乎有十分沉重的负担压在她的身上。

范志强装好了空调,走到徐美娜面前,说,“空调,修好了,你现在去试一试好不好用?”

徐美娜胡乱答应着“嗯,好,那就不送了。”

范志强尴尬地点点头,打开门,欲言又止地最后看了一眼徐美娜,关门离开了。

又过了将近两周,范志强终于等来了徐美娜的电话,“师傅,您那边回收旧空调吗?我想换新的,您这边要是收,就过来拿走吧。”

范志强说:“这空调,没修好?要不我再试试?”

徐美娜:“不是您的问题,这空调修不好了,不修了。”

范志强憨笑了一声说:“我这就去”

范志强带着上坟一样的心情进了徐美娜的家,刚一进门,就看见门口摆了一双男人的皮鞋,一抬头,一个中年男子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看见范志强,礼节性地点了一下头。

徐美娜画了很艳丽的妆,可是神色却憔悴至极。

范志强不知道自己用了多久才走过这间在自己的梦中反复出现的房子,他尽量走得很慢,很小心,他想慢慢体会每一步脚掌接触地面的触感,他想慢慢感受,从四面八方吹来的气流,怎样轻抚他的身体,他想捕捉徐美娜最后的一点气息,他的生命之光。

徐志强终于要拆掉这个缠绕自己小半年而不用再装回去的空调了,他僵硬地凭借双手的记忆,一点点把这个唯一了解他秘密的老东西拆下来,他觉得这老东西应该是恨他的,他不只是个奸商,还是个色鬼。一个只是需要加氟的空调,怎么就要面对被丢弃的命运了呢!

中年人在客厅坐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小徐啊,你这客厅太热了,我去车里吹会儿冷气,拆完了你就下来吧,咱去外面,啊!”

徐美娜不自然地做出了娇羞的样子“您先下去吧,我这边应该很快就修好了。”

范志强已经蹲在窗户外面的空调外挂机上,又开始做起了自己“跳出三界的”冥想,他伸出一只手,感受着城市半空中气流的游荡。

中年人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居民楼,打开车门,坐进了自己的黑色雷克萨斯。舌尖向上,lexus,低调、奢华,雷克萨斯的品牌最衬他这种身居高位之人的气质,流线型的车身,水滴般光滑的外壳,山羊皮的车座……他打开了车里的立体声音响,趴在方向盘上,享受起了高雅音乐。这时,“轰”地一声,一个人从天而降,重重地砸在了车上,车里中年人的头被车顶和方向盘挤变了形,似乎没救了。

徐美娜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好奇地透过窗子向下看去,小区里的人群从次面八方而来,围住了变形的雷克萨斯车。

? 上一篇:一首歌,赠于爸妈。忆家之琐想(2016-04-26 21:06)
? 下一篇:送给妈妈的祝福(2016-05-08 12:02)

日记谷-谷民热聊进行中   非法内容举报

日志阅读

相关推荐热评24小时
好文章 日记大全 心情日记 爱情日志 散文随笔 伤感日记 www.rijigu.com 日记谷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